开网店被送杨永信的网戒中心,离开后这十年

 为了有尊严的活着   2018-11-05 21:44   1,549 人阅读  10 条评论

我来自山东,今年快30岁了,一晃过去已经快10年了,至今印象深刻,是时候把我的故事拿出来说一说了。我是哭着写完的,文采一般,篇幅较长,请您耐心看完。从小我就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,由我的爷爷奶奶带大。 那一年人人手里还是一个诺基亚,北京奥运刚举办,再然后我毕业了。刚入社会,对很多新生事物产生好奇。可能当年的电视都在妖魔化网络,时不时爆出来谁谁为了上网通宵死亡之类的电视,呼吁大家重视网瘾。也有可能自己年轻时的叛逆期,很多事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去做。所以经常产生分歧。

我开始了做淘宝,早期的人都知道淘宝特别好做,特别好赚钱。但是我的爸妈很反对,他觉得一定要有稳定的工作,劳动才能创造财富。一直反对,叫我不要做了。让我找一个体力活的工作,因为这样每天运动对身体好。我觉得开淘宝很轻松又能赚钱,所以不同意。那段时间,我爸爸生意不景气,我妈长期休息在家。有一次,可能喝了酒,我爸看了我在电脑前,从厨房拿了把菜刀,5米以外就飞了过来,还好躲避及时,不然脑袋开花,菜刀正中显示屏,裂了一条缝。我就推了一把椅子,然后他就说你小时候那么听话,现在开始会打爹骂娘了 。这成了他日后更坚定认为我有网瘾的原因。其实人跟动物一样,不断有人攻击你,本能的反应就这样。其实我一直认为,我妈是一个极度空虚而又占有欲很强的人。因为从小爷爷奶奶带大,我跟爷爷奶奶比较亲,她可能比较嫉妒,她说了一句我至今印象深刻的话,跟小孩吵架也是一种乐趣。可想而知,这之后,有事没事进来摔一个电脑,摔一个显示屏,他就是想让我跟她顶几嘴,很多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,可事实就是这样。我就对我妈说,你还不如给我几个巴掌,这些都是用钱买的,更何况我又不是很有钱。逢年过节,我爸我妈把我黑的一无是处,经常说:人只要摸一下电脑,脑子就会出问题,只要摸电脑超过1小时,就会上瘾。说我打爹骂娘,畜生不如,网络成瘾,小时候多听话啊。连我爷爷奶奶那时候也赞成,每到那时候我就成了大家批斗的对象。可事实是我在开淘宝,我在赚钱,但是没有任何亲戚信我的话,因为年长的人说的话就是权威。这之后,所有的聚会,或者过年的时候走亲戚,我都不参与了 ,我觉得我去了会丢脸,会成为大家批斗的对象。但这又让我爸妈找到小辫子了,说:这电脑真不是人玩的,有些人摸了下电脑,过年过节都不来了。有一次我去朋友家,玩电脑,然后他妈就进来了,她说:”有些游戏他儿子要玩的,不要删除,我瞬间眼泪就来了,为什么同样是家长区别那么大呢。他的爸妈见人就说:他的儿子多孝顺多乖,如果我的爸妈也这样对我,我保证每天给他磕头。

真正的矛盾冲突在于,有一次我爸说如果你在碰电脑,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。”那时候我收入可以,一个月有大几万吧,然后我说好吧,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儿子,我就先暂时退出,然后我就去外面租了一个房子。过了几天,我妈找上门了,可能是通过我的朋友吧,他说要我搬回去,这样感情会淡。我不同意产生争执。后来大家都知道我去了哪里了。

   进入网戒中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妈说,临沂有一个亲戚得了重病,时间不多了,一定要去看一下。然后我就跟了去了,去的确实是一个医院,但是是一个精神病医院,大名鼎鼎的临沂四院。进入医院,我就觉得情况不太妙,怎么看病还有一群人围着你呢?后来知道他们是接待,一共7个人。看了下四周都是网络成瘾的海报,我意识到我被骗了,但是我坚信凭我的能力能出去。这时候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,然后开口说,听说你网瘾很严重啊,做一个测试没问题,就可以回家了。我进了13号室,为什么叫13号室,他是一排里面的第13个房间。我躺在了一个黑色的床上,7个人按着我,4个人按腿,2个人按手,一个人按头。杨永信带着微笑的说,别紧张,测试一下。一波电流下来,大概7秒左右,我马上屈服,疼痛感相当于做手术不打麻药。就好比古代死刑的时候,给你一枪但是死不了的感觉。我祈求能不能自杀,这让他很不满意,他说既然你连死都不怕,那我们继续。在一波下来,我就说我以前做的有多不对,打爹骂娘,为了玩游戏要杀父母,怎么样的,这都是为了让他听起来舒服夸大的说法。然后他说,你知道不知道这个要做多久,3600秒,现在才20秒。你知不知道当时那种绝望谁能理解。在一波电下来,我就开始说,我以前犯了太多错,我想留下来治疗,请你救救我吧,网瘾很严重,之类的话。我出去马上给我的父母道歉马上跪下认错。他可能这样的话听多了,又继续做了电击。我一直求饶,他一直不听。反正几回合下来,他说我们这里最讨厌的是什么你知道吗,然后盟友就说了,口是心非,言而不一,承而不诺,耍小聪明,好像4条还是7条我记不得了。然后我说好好好。他说让你长点记性,又来了一波电。在然后让我起来吧,他说你不老实一会继续把3600秒补满。出去以后,我马上给我妈跪下,我说妈我错了 ,我想留下来。我妈很惊讶,我教育了20年都不听话,这个进去才20分钟马上就变样了,对于这个网戒中心连连称赞,说杨永信医术高超。后来,我进了一个小屋,我一直在哭,我妈一直笑,这才是让我最恐怖的事,因为我妈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刚进入的盟友,都有一个老盟友带着你,你走到哪,他跟到哪,上厕所不能关门,为了防止你自杀。第2天,我一直在寻找能够自杀的东西,但是很遗憾,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找到。我见过很多自杀的方式,有喝洗洁精的,有喝洗衣粉的,有吞铅笔头的,还有撞墙的,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死不了,面临他们的是比死还难受的电击。杨永信一直说,既然你连死都不怕,你怕这些东西干嘛。每次有人自杀,所有的人都会进去看,一批批进去,很多人吓的尿都来了,很多人不敢自杀,因为怕死不了,然后出现的后果。这时候很多人肯定会站出来说,你怎么不想办法逃跑啊。我就这样说吧,所有的窗户都有铁丝网,包括厕所,点评课门口有10个家长站着,如果你练过拳击,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,但是更多的人都是小孩子才10几岁。出逃和自杀的后果一样,曾经有拿着一根筷子当刀出逃,被抓回来的,你能想象一下他要面临的后果。住了一段时间,我才发现,来这里的很多都不是网瘾,网瘾只占到百分之10。网瘾只是一个幌子,包治一切不顺从才是真的。所有的原因都是不听爸妈的话,还有不少是被自己老婆或者老公送进来的,我甚至怀疑还有被商业竞争对手送进来的可能,因为他们年纪相仿突然就成了那人的父母了,收治年龄范围10-80岁。我觉得很多都是家长的原因,有不识字封建思想的农民,也有性格偏执的教授和政府官员。也有极个别的盟友是做夜场的,混社会,还有给人当小三的,但是极少。因为我听到有一个家长说,她女儿跟一个50岁的谈恋爱,她一直很反对,那应该是小三吧。反正就是家长不满意的,他都收。我开始了在那里长达半年的漫长生活。首先,我学习那里的生存法则。因为我在走道上,说了一句靠,被人举报说成出口成脏。然后这一次做的电击,比起第一次轻了许多。后来我才发现,其实第一次是让你产生恐惧感,让你在每一次进13号室的时候有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刚进去那几天,我也觉得这个新世界很让人不可思议,以前不听话的,每次点评课都下跪忏悔,说到动情处,眼泪鼻水狂飙,很多家长很满意现在的状况,不想失去,所以一直很感激网戒中心。后来我才知道,每个人都有求生欲望,活生生的把我们逼成了演员,因为你的表现将会在下一次电击的时候体现,表现好,用的量轻,表现不好,你能想象那种恐怖不说了。有一次我问一个盟友,你今天表现不错啊,他直接来了一句你懂的。这之后,我一直在寻找有没有大蒜之类的东西,能让我点评课里的表现更真实一点,眼泪流的更多,但是没有找到。很多人都把自己的过去说的夸大,往最坏的方向说,这样才能体现来这边改变的有多快多好。有说自己出租屋里还有几百公斤毒品的,还有说打架一次叫几千人的,我想说他们才14,15岁,想想都不可能。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过去犯的越错,说明现在改变的越好,套路而已,我能理解他们,为了生存嘛。这时候杨永信就说了,你看这些人流入社会,对社会会造成多大的伤害,这是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。这时候所有人鼓掌。

很多成年人现在很高兴,以为自己40岁了,50岁了,不可能被抓进去了。我告诉你,我见过有65岁的,我想这个人总不可能玩游戏了吧。因为没文化,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,点评课上我只听到他说打麻将也是一种网瘾,我有网瘾,求杨叔救我。

有一对夫妇,挺有意思的。因为她的老公要跟她离婚。她不想离婚,就把他送进来了 。才进来2天,她就对身边的人说,我终于体会到做女王的感觉了 ,我老公每天会给我洗脚,睡觉会给我按摩,骂他不会还嘴,早知道这里就好了。有一次点评课,杨永信让她发言,她说,我跟我老公结婚几年,从来没感受到爱。自从来到网戒中心以后,我发现我老公真的很爱我。这个时候他老公马上冲到他老婆面前跪下,说我错了,老婆原谅我 。这时候杨永信说了,这是不是又拯救了一个破碎的家庭,是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。这时候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也有极个别在孩子电击以后心疼的,执意要带自己的孩子走。这时候很多人可能以为这个孩子解救了,恰恰是悲剧的开始。他会让其他家长说服他的家长在听一节点评课再走,上点评课的时候,很多家长会发言,进行批斗,意思基本都是相信坚持配合孩子才能长久听话之类的话。这个时候孩子马上会跪在自己的爸妈前面,稍微懂点常识的盟友都会,说我想留下来,求求你不让我走好不好,我很喜欢这里。最后家长肯定被说服留下来,反正电击是免不了的,看你表现还行,轻一点而已。如果你不这么做,会让你体验生不如死,最后让你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其实里面有很多规定,比如不能哭(点评客感动哭除外),这个叫自我矫情也是被电的,不管你多委屈都不能哭,因为有些家长会心疼你而带你走,这是杨永信最不愿意看见的。不能忽悠家长想回家,要被电。不能笑的夸张,这是兴奋典型,也要电。不能一句话不说,这是逃避改造,也是要被电的。曾经有一个盟友经常喜欢往窗户外面看,被人举报有出逃嫌疑。

说说那里的日常生活吧。那里家长必须全程陪护,家长有家委会,盟友有班委会。班长副班长,然后班委差不多一共10个左右。分纪律,思品,生活,很多记不得,但是分工很详细。起床以后跑操,然后回来吃饭。休息一会,上点评课。基本是整上午,由杨永信讲课。坐的时候必须保持军姿,坐到离座位3分之2的地方,不能靠椅背,每周会挑出几个坐姿特别差的进行电击。上厕所小的不能超过1分钟,大的不能超过3分钟,超过时间都会进行电击。刚开始,会唱父亲母亲还有网梦醒来。然后班长汇报昨天的情况,家委会汇报昨天的情况,杨永信在那边听,被点到名字的要站起来一直站着,下了点评课会被送到13号室。然后杨永信一个个点评, 基本都是歌颂家长,贬低盟友的,盟友都会全部承认错误,主动申请点线圈(电击),也有些盟友很调皮,说话很有技巧,表现夸张,痛哭流涕,小小年纪变成了演说家,把自己说的很坏很坏,说到动情处会给家长下跪,只要杨永信听的很满意,就有可能反转,被免除电击。这也是网上很多人反应,里面的描述跟外面网上写的不一样,都是为了生存,我能理解他们。有时候杨永信自己说到动情处,会放起网梦醒来。这时候机灵点的盟友会冲到杨永信面前跪下,抱着杨永信大腿痛哭喊杨叔救救我。为什么要快呢,抢占C位,因为慢一点杨永信脚下的位置抢不到了。也有盟友动作粗鲁,不小心把杨永信的发型弄乱了,当场被抬到13号室。对了,杨永信的椅子也是不能坐的,那也是触电行为。

下课后,一部分人会送到13号室进行电击,其他人会到宿舍吃饭,然后午休。下午就是户外训练,训练完回到宿舍也日记。晚上是其他点评师,讲课。周末会有出游什么的。每周一,会把所有人叫到13号室,分楼层进去。这时候班委会念上周表现不好的人,然后一个个躺在黑床上进行电击。所有人都特别怕,因为都担心自己的名字被点到。每个做完电击的必须喊谢谢,有新来的不懂规矩,没说谢谢。然后点评师说,谁叫你起来的,继续躺着,然后接受强度更高的电击。条款很多有差不多100条吧,只要违法其中一条就会电击。2个人不能窃窃私语,这个是交往过密,会电击。3个人以上长期扎堆说话,会被人怀疑有团伙嫌疑,也会电击。外界说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,因为人人都会自保,里面所有秘密都公开化。有男盟友对女盟友多说了几句话,最后被定性,对某某女生产生好感,也是会被电击的。

对了二偏说一说,二偏是出院以后家长不满意被抓回来的。进来的后果是每天上点评课保持军姿站着,一站就是4,5小时。这不是最严重的 ,还有每天要进13号室电击一次,根据昨天的表现好坏,好的话轻一点,坏的话重一点。每天吃白菜豆腐,这时候肯定会有网友跳出来说白菜豆腐味道不是挺不错的啊。是每天只吃淡的白菜豆腐,不能吃其他的,一吃吃几个月。有盟友找了下酱油倒进去,被发现,当场被抬进了13号室。晚上会做1000个西藏的那种祈祷动作,具体名字记不得了,不好意思实在太久了,没到12点是无法睡觉的。

有些人会说这些人肯定会做了很坏的事,然后家长才会再次送进来。好,我现在说说他们大部分被送进来的理由。有一个盟友,每次考试考第一,突然有一次考了第5名,家长很不满意,就送他进来了。还有上学回家,本来5点可以到家的,结果6点到家,也被送进来了。有盟友跟家长走在一起,路过网吧朝里面看了一下,他妈就怀疑他网瘾犯了,就又送进来了。可能孩子恐惧电击,已经变的很听话,但是仍然有一些家长会挑刺,追求完美。当然也有坏的,那都是家长再说,盟友只能承认错误,还必须夸大自己的错误。

杨永信说过很有深度的话,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,只要不跑出地球,家长不满意,我就有能力把你抓回来。事实确实这样,有跑到西藏的被抓回来的,然后杨永信就说,你看看这些家长别动队多伟大,跑到西藏带回走偏的盟友,往返那么多公里。这极大的震啬了出院的盟友,这也是很多家长对网戒中心忠诚的原因,沉迷在这种虚幻的亲情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了,微博里面曾经出现一批经常维护杨永信的,那些都是家长。多数是在杨永信的煽动下,自发的前去维护,有70岁老太特地去买了个苹果手机,注册了个微博去维护杨永信。因为他们知道没有网戒中心,没有电击,他们的孩子将不再听话,还有可能出现被报复。曾经柴静报道了一个节目,被他们网上黑的一塌糊涂,还打算去占领中央电视台,为杨永信讨要说法。孩子毕竟是弱势群体,没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说说有些出院以后离家出走是怎么抓回来的,有些是父母报案说,孩子失踪了,然后派出所找到后被带回来的,还有被身边的朋友出卖的。由于对网戒中心的恐惧,很多离家出走的孩子,成了反侦查专家。不敢使用身份证,抛弃以前的交际圈,换手机号码,对任何人都不信任。在一些不需要身份证的黑工厂和黑作坊,讨要生活,维持生计。这也很知足,他说在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生活了。有个母亲已经8年没见到自己的孩子了,他通过了很多人带话,说只要你回来,我保证不送你去网戒中心。我想,这时候所有人跟我一样,能信吗。

不肯走下神坛的,恰恰是杨永信本人。他每天过着帝王般的生活,每天那么多人给他下跪,那么多人讨好他。对了,杨永信还有一点是好色。有一段时间,他会经常问14,15岁的女盟友是不是处女,有没有快感的话。后来有些家长很反感,这之后就没在问了。有一次,我看到杨永信一直盯着一个身材挺不错的女盟友,口水流了一地,这让我大跌眼镜。我还看到很多漂亮的女盟友向杨永信抛媚眼,试图勾引杨永信,或许在生与死之间,尊严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有女家长跟杨永信很亲密,有人偷偷的告诉了那个女家长的老公。那人的老公说:就算我老婆跟杨叔发生关系,但是杨叔救了我的孩子,那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。能说出这话实在让人很匪夷所思。网上贴吧有反馈,经常看到有女家长晚上10点去杨永信的办公室,据说杨永信腰不好,是去捶腰的。有没有做出格的事,这只有他们知道。有临沂官员给杨永信下跪,因为他的孩子变听话了,杨永信的生与死他们不在乎,他们在乎的是他们的孩子,因为他们知道,没有网戒中心,没有电击,他们的孩子将不再听话。各种会议,能经常看到有临沂市领导给杨永信站台。这个一环套一环,家长跟网戒中心成了利益共同体,因为没有电击,孩子马上会不听话,动杨永信,就像动他们命根一样,所以家长才会拼命维护网戒中心。这种权利,才是杨永信一直沉迷其中,不肯放弃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每次有记者前来采访。网戒中心如临大敌,高度戒备。盟友人人自危,生怕说错一句话被电击。被选中接受采访的,一般都是待的时间比较长的。电击的感受基本是所有外界好奇的问题之一。有盟友说,治疗(电击)就像蚊子咬一样,能让脑子清醒。采访结束,被送进了13号室。因为有了前一个的遭遇,另一个盟友说,治疗(电击)是一件很美好的事,我很享受这种感觉。采访结束,也被送进了13号室,理由是表现的过于浮夸,让人一看就很假。第三个盟友上了,他说治疗(电击)就像打针吃药一样,每个人都会经历这种过程。这才免于被送入13号室。建议要进行暗访的记者,去的时候带上头盔和防护装备,因为里面的家长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,有之前去采访,被人锁喉的女记者。千万别幻想在里面采访出什么真话,没有人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了之前有个重庆某大学的学生,那也是真实的。想考博士,家里不愿意,一定要让他找对象先结婚的那个。后来已经疯了,但是杨永信觉得他是装的。不断对他进行电击,后来见一个盟友都下跪,抱着别人的大腿说杨叔我错了。

还有一个跳楼自杀的,有别动队要去抓那个盟友。他提前知道了,由于恐惧,他提前从10几楼跳了下去。后来他的妈妈说了很无知的话,说知道他网瘾犯了,早点送网戒中心就好了。后来他们家里来中心闹过几次,然后就没有下文了。很多家长是多无知封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了,外面很多爆料的,都被杨永信猜出是谁,然后被抓回来了。还有人建了一个10几个人的QQ群举报群,然后里面的10几个人全部被抓回来了,这个能量我想中国没有几个能做到。15还是16年,有微博网友爆料,然后被杨永信找到,先派家委会过去,天天骚扰他们家长,一定要说出孩子的下落,然后家长不说天天闹,最后最终妥协,不爆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个月后,我当上了班委。班委拥有所有人的生杀大权,每个人都可能会被挑出一点毛病出来。所以经常有盟友送水果,送零食之类的,快到周一进13号室的时候。很多盟友想知道名单里有没有他,但是不能直接问,那也是触电行为,会说我上周表现怎么样之类的话。如果说可以,他心里松了一口气,这周名单没有他。

做接待,一共有7个人,基本都是班委。因为新盟友有暴力倾向,遇到反抗激烈,会使用绷带把他固定在13号室的小黑床上,等待点评师的到来。很多网友会说,这是不是助纣为虐啊。我们必须服从班长和杨永信,不然会被电击。

一般是电头,电手是犯的错比较严重。电额头的时候2只手,一只手托下巴另一只手托头顶,其他4个人按脚,2个人按手,然后固定在那里,让他动弹不得。电手的时候,有些盟友本能的反应会拧紧拳头,会使用很大的力让他的手掌摊开,其中一个人会拿一张餐巾纸捂住他的嘴,怕他的叫声太大,进行电击,还有皮肤发焦的味道。

见过各种形形色色的新盟友,没有一个不恐惧的。有一个自称黑老大满身花背的盟友,一进来就说你们不让我出去,就把我们几个弄了,走路大摇大摆。我想一会可能要折腾一会吧。反转太快,一波电下去才5秒,马上痛哭流涕,说自己犯过错,想留下来,之类的话。这真应了杨永信一句话,你们自以为一个个都是刘胡兰啊。

那一天天气暖和,外面的阳光格外刺眼。网戒中心来了一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,听她妈说是交往了一个男朋友,因为对方没有稳定工作,一定要她分手,然而她一定要把小孩生下来,她妈就把她送进来了。杨永信连别人的生育权也管。电击是杨永信做的,叫声惨烈。电击以后在几个家长的搀扶下,强制去做了人流。回来后,一直沉默不语,我想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女,那种感觉谁都不好受。

有一次,课堂上有一个人发言,他说很想他女朋友。他是因为工作了,找了个女朋友,他家长不喜欢这个女的,所以送进来的。我怕影响课堂氛围,然后冲过去把他按倒,再然后几个人抬着送进了13号室。然后杨永信说,先叫某某点评师先做,我一会下课就来。原来是刚进来的时候太老实了,点评师给他做的太轻了。后来出来后有1星期没说话,我想那就是绝望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晃过去几个月,我快要离开那个网戒中心了。很多人会说高兴才对,不能高兴,有几个要离开的盟友由于过度兴奋,被举报接受了电击,理由是对网戒中心没有感恩之心,离开的时候应该恋恋不舍才对。那个时候我妈经常朝我发脾气发火,很多家长看不下去了,你看他这么乖你还这样。后来知道,是因为我快走了,他一定要我做一次电击,长长记性。后来,我被举报了,理由是感悟不深。电击不是杨永信做的,他说你怎么也躺上来了,你是班委,你是不是要重点照顾一下,最后轻轻点了几下,我至今还很感激那个点评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网戒中心

走的时候,网戒中心所有资料不能带走的,因为杨永信怕你出去后举报。还有出院后,所有盟友间不能联系,防止你们成为团伙,联合举报。 由于见多了,出去后被抓进去的人,很长一段时间还保持着在网戒中心的习惯,比如坐着回去的大巴我一直保持的军姿,旁边有阿姨问你是不是军人啊,我说差不多吧。

出院后,我才发现我做淘宝赚的几十万,全部早在我住院之后被我爸提走了,这些都不在乎了。接下来,我妈给我找工作。第一份工作是工地里搬钢筋,工资是我妈领的。然后我妈每天给我几块钱,坐公交。不能交朋友,不能看电视。原因是看电视容易使网瘾发作,我只能听我妈的话。那时候的生活基本是,坐公交,搬钢筋,坐公交回来吃饭,然后坐一下,给爸妈洗脚,睡觉前给他们按摩,电视都没看过,接着睡觉。我爸妈难过的时候要及时安慰,笑的时候要陪着笑。有人问,难受吗,不难受,比起里面随时被电击的感受,我很满意现在的状况。

接下来换了几次工作,有拧螺丝,有做服务员的,都是我妈要求换的。反正都是我妈帮我领工资,每天给我几块钱坐公交。有一次我妈说,谁谁家的女儿很不错。然后我心领神会,试着去接触,试着去追求别人,其实我根本都不喜欢。

有一次吃饭的时候,我只吃了一碗饭,然后我妈就说了你什么意思,这么好的菜就吃一碗饭,然后把筷子丢我脸上。然后我又去剩了一碗饭,强塞进去。

这之后,我爸妈莫名奇妙的不让我吃饭,有一次有2天不让我吃饭,我实在饿的不得了,从床底找到了1块钱去买了一个面包。还有一次,我爸妈外面大鱼大肉的吃,然而我已经一个月没吃到肉了 。

有一次,我妈说跟人吵架了,我说了句哦。这让她很不满意,她说你这样是不是又要去网戒中心了,连一句安慰的都没有,我赶紧跪下说我错了。

后来我才发现,我不管做的再好,她总能挑刺,这让我很恐惧,为了生存,我开始了举报道路。那个时候我每天打焦点访谈的电话,天天打,然后可能是那里接电话的人烦了,她说我这里每天接到几千个电话,不是每一件事都报道,然后就放弃了。我去报警,被告知中国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地方,说我报假案是犯法的。根本不可能受理,然后又放弃了。

之后的那一段时间,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。也想过离家出走,怕被找到,那就问题大了 。

快过年了,有同学聚会,然后说AA制每人100,因为没钱,我假装没时间也没去。有一次在街上碰到一个曾经跟着我搞淘宝的,他很惊讶问我这1年多都去了哪里,他说你走的那段时间他都赚几百万了,他说他妈都高兴死了,感叹科技的进步,网络真的能赚钱。我无法回答,因为我自己现在处在危险之中,每天都过的极度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后来我发现,随着科技的进步,网络的负面消息越来越少。我试图给我的爸妈洗脑,告诉他那个马云啊,马化腾,李彦宏,你看他们现在多好,也是搞互联网的。这是最后一个方案,如果他们不同意,我打算离家出走了,因为实在太不安全了,就是用金钱让他们暂时先控制住我而不先送进去。我说半年就能给你10万块钱,我现在打工一个月才几千块,其实后来他早知道我根本就没什么网瘾,可能也考虑如果现在送我去网戒中心又要花费几万块钱,还要陪,再说我现在身上根本没什么钱,不划算。她然后说你试试吧,半年后给我10万,然后没有,我就送你进去。

这让我很惊喜,这是我求生的唯一机会。但是可以肯定半年内我是安全,比起天天提心吊胆好了很多。这时候又有人站出来问,你怎么保证半年保证能赚10万。其实我心里压根没底,我只是想确认我目前是安全,这样心里踏实,如果没赚到,我就走,我那个时候是这样想的。

有些人会说,送你去网戒中心是吓唬你的,但是我想说每一个在里面真正待过的,就算吓你的,也会让你每天晚上睡不好,很恐惧。

半年后,我给了我妈5万块钱,我妈也很满意,因为这半年我的态度跟之前的完全没区别,也是每天给他们洗脚,睡前给他们按摩。但是他们肯定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,说你网瘾还是有的,防止复发,赚钱,我支持,但是其他什么的不能玩,这些一玩,网瘾马上会发作。

过了一个月又找我要了5万,然后看我挺有钱的啊。过了一星期又找我要5万,我说我真没有了。我妈说我求求你,你就再给5万吧,你爸爸生意亏了很多钱。然后给我下跪,我赶紧跪下来,我怕她一会发火要送我去网戒中心,然后又给了3万。那个时候我卡里一共才4万块钱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发现我的卡里少了10万块钱,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取钱都用的取款机,没有手机银行,网银支付宝用的都很少,微信支付还没出生。我就问我爸爸拿了没,他说没有。问我妈,她说养你这么大,拿你点钱怎么了。我就没说了,其实这至少要说一下,不然不是变成偷了吗。

后来我恋爱了,其实读书的时候谈过,但是不长,这是初恋吧。她后来几乎成了我的依靠,由于我的经历,朋友不是很多,我对她很依赖。有一次我妈来了,她又强调你这个工作不好,你应该找个体力活的工作,这样稳定对身体又好。我赶紧从抽屉拿出1万块钱给她,她马上改口说,网上赚钱的人很多,但是一定要注意身体,不能熬夜,我为什么反复让你换工作,也是为了你好啊。我不知道说什么,但是每次我都很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几年后,到了该结婚的时候了 。我也积累够了买房子的钱,我妈跟我女朋友去看房子。我妈说这个100平米的房子结婚太丢人了,你慢慢在继续赚在多点钱的时候,买套200平米的房子。那个时候我妈跟我女朋友吵了一架。但我必须听我妈的。过了一星期,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,她说的理由是她受不了我妈的脾气,也有可能这是借口吧,可能她已经找到更好的归宿了。比起我这种经历过网戒中心洗礼的温和性格,她可能不太习惯别人这样对她吧。

难过了一段时间,我真的买房了,只不过这一次我一个人住,我搬出去了,感觉轻松了很多。就好比以前天天有人用枪顶着你,但不开枪,现在这个人消失了。但是我必须做到让我爸妈满意,不能让她找到我的小辫子,我每个星期都会请我爸妈吃饭。可能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吧,我爸说,你如果还房贷有压力,我给你还一部分。那天晚上我跟我朋友吃夜宵,我跟我朋友说起这件事,我哭了,这是我爸妈这几年做的对我最感动的一件事。但是感动没超过24小时,第2天我妈又找我要了2万。

说说我外婆吧,有段时间我外婆身体不是很好。那个时候我妈每天早上4点叫我外婆起来晨跑,一跑就是5000米。外婆已经80岁了,跑不动就骂和指责,会说你知不知道我是为了你好。有一次外婆在看电视,我妈进来就把电视关了,她说你怎么还不开始做运动啊,为了你好不明白吗。后来外婆疯了,但是我看到她跟阿姨交流的时候还比较流畅,跟我妈在一起时候彻底装疯卖傻了。后来我给我妈说,这个是你妈啊,你怎么象训练变形金刚一样训练她啊。然后我妈说,为她好啊。我不回答,反正我妈说的都是对的。

前段时间外公生病了,已经昏迷很长时间了。我对我妈说,动手术啊,钱不够我来。我妈说,你傻啊,动手术,万一治好了半死不活,你来照顾啊。我不回答,反正我妈说的都是对的。10天后外公去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天聚餐,我爸又说你还是找份稳定的工作吧,工地里面搬砖头都比你的强。我妈笑容满面,可能是看到我脸上恐惧的表情了吧。可能我爸妈一直要承认自己的观点是对的。又或者根本不想让我换工作,只是想让我产生恐惧,曾经我因为这个工作,在网戒中心呆了半年。让我时刻产生恐惧,然后顺从,做一切不违背她意愿的事。为什么我要跟她争论这个问题呢,我不反驳,她觉得她的观点是对的,万一真送我去了呢。我现在不敢跟她提我有钱,我怕她送我去以后,把我钱一拿,她觉得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,出来后我会更顺从,更听话。我更不敢说我没钱,她会说你每天这样忙不赚钱,还搞什么,这是我最恐惧的。后来我跟他们提了一个方案,每个月固定给他们寄多少钱,然后以后尽量少见面。他们说不见面不行。那天回来以后,我躺在床上一躺就是3天,可能是因为她的愚昧观点而生气,更多的可能是恐惧和紧张吧。

前几天,跟一个警察同学吃饭。他也很同情我的遭遇,因为是同学,他说话不带官腔,直接挑明的说,如果是普通人,光看网上那几个视频,我就可以马上按非法拘禁罪立案。万一人家后台很硬呢,背后有大领导呢,这不是吃夹子了嘛,操作起来会有很大的风险。一个狱警朋友说,这就是一个私人监狱,简化了很多流程,不需要公安检察院法院,只要身边的人愿意出钱,谁都可能被送进去,现在监狱都很人性化的,也不敢随便打犯人,因为怕被举报。中国很多基层民警真的很辛苦,因为怕得罪人,只能选择性立案,我能理解他们。

至从网戒中心出来后,我的父母已经前前后后找我拿了将近1000万。我现在除了一套房和一辆车,已经没有什么钱了。凡是我父母找我要的,我借了高利贷也得给。去年有一次找我要20万,我就是借的高利贷,月利3分,用了半年才还清。这已经很严重的影响了我的事业。对自己的父母孝顺,那是应该的,但是不是所有的一切要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,而不是通过强迫威胁。至于拿钱去做什么,因为涉及隐私,父母做的在不好,毕竟还是父母。

明年我打算离开这座生活了将近30年的城市了,去往北京,这样我能找到足够的理由不见面。因为心脏不好,怕受刺激。

杨永信曾经说过:他想把他的模式推广到各行各业,发展几千万名盟友,制定条款,违反就治疗(电击),抽烟,喝酒,上班偷懒,上班迟到,婚外恋,同性恋,养小三,婚前性行为,夫妻感情问题,只要是生活上有瑕疵的都可以治疗。这样国家在他的治理下,将会国泰民安,街上看不到一个小偷,政府不会出现腐败。由于网上不断出现的爆料,他的计划暂时搁置。

听说曾经反贪局碰到一个非常棘手的案子,有一个贪官拒不交待,守口如瓶。找到了杨永信,杨永信用了不到10分钟时间。让他交待了贪污了多少钱,有多少房子,有多少情人。甚至做大保健都告诉,精确到时间和地点。这让反贪局官员连连称赞,大赞杨教授医术高超。

杨永信还说过他的仪器包治百病,省长来了我都能给他治的服服帖帖的。

我听过一个很奇葩的,孩子已经20多岁了,她的妈妈已经离婚了,每天晚上都要搂着自己的孩子睡觉。因为自己的孩子交了女朋友,她很不满意,把他送到了网戒中心。

贴吧里面有个小女孩,是因为被父亲多次强奸,要报案,被他的父亲送进网戒中心的。出来以后她说她成了她爸爸的性奴隶,不敢报案,不敢反抗。她爸爸常说:你不爱爸爸了吗,不爱了送你去网戒中心。然后她不敢哭,细思极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网戒中心就像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,这种恐惧一直笼罩着我,不敢对自己的爸妈说不,没有独立的人格和思想。为什么出来爆料,开淘宝网店个人安全和财产得不到保障,然而这个威胁不是来自国家,只想每天吃口饱饭就行,我害怕哪一天醒来的时候躺在冰冷的13号黑床上。在里面的很多人都跟网络搭不上边的,包治一切不顺从,有些只是单纯的青春期的叛逆和迷茫,所有人都有可能被送进去,只要你身边的朋友或者亲属愿意出钱。多种渠道反馈这个地方还在,只是改了一个名字,很隐蔽,临沂说那个地方不在了,如果不在了,微博绝对炸裂,很多人会出来爆黑幕,但现在他们都不敢。就像杨永信说的这些孩子能有多大的能量啊。现在国家在扫黑除恶,杨永信才是全国最大的黑社会反人类头子,网戒中心表面和谐,实际就是中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。救救这几万个孩子吧,已经上千个孩子彻底失踪,人间蒸发。

(以上所有言论全部可以负法律责任,有些细节做了更改,但绝对真实,为了不让杨永信猜到我是谁) ​​​​

本文转载自微博,特留此存档
辣鸡不行海星OKSkrSkr (共有 2 人评分, 平均分: 5.00, 共5分)
Loading...
本文地址:https://loli.gaygay.me/%e5%bc%80%e7%bd%91%e5%ba%97%e8%a2%ab%e9%80%81%e6%9d%a8%e6%b0%b8%e4%bf%a1%e7%9a%84%e7%bd%91%e6%88%92%e4%b8%ad%e5%bf%83%ef%bc%8c%e7%a6%bb%e5%bc%80%e5%90%8e%e8%bf%99%e5%8d%81%e5%b9%b4
温馨提示: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loli惹不起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
版权声明:本文为转载文章,来源于 为了有尊严的活着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我想要 一份礼物
不想给钱也能支持站长!戳我帮助站长挖矿
请注意!全站文件通用解压密码为"lolirbq""loli.gaygay.me"或"loli.rbqcat.xyz"这几个的其中一个。
资源失效反馈 戳我
NEXT:已经是最新一篇了
赞助商广告

 发表评论


目前总算力: 16533760 HASHES
挖到了: 1 XMR

  1. xiaoke
    xiaoke 【铁杆】 @回复

    我要去找杨永信,把他绑起来让他也电击试试

  2. 月森風雅
    月森風雅 【雨伞】 @回复

    试图转载,秒删
    杨为什么现在还在逍遥?
    他的背后不可估计,这不是个人的力量。

  3. 啊鲲
    啊鲲 【宝塔】 @回复

    我日了尼玛杨永信,我还以为早被抓了,尼玛还在么!

  4. 鲲
    【雨伞】 @回复

    我也被电过……生不如死

  5. ...
    ... 【船锚】 @回复

    杨永信这家伙就该全家火葬长

  6. ASE
    ASE 【宝塔】 @回复

    心疼,抱抱

  7. 15455
    15455 【船锚】 @回复

    社会是真的险恶

  8. Kafuu Chino
    Kafuu Chino 【雨伞】 @回复

    呜呜呜,抱抱!!(=゚ω゚)=
    太可怕了啊・゚( ノд`゚)

  9. 赞起才
    赞起才 【宝塔】 @回复

    心疼死你啊!!

  10. 会吃饭的傻猫
    会吃饭的傻猫 【雨伞】 @回复

    明明发本子就是一堆人抢着留言,但是这种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文章一个留言都没有,可能大多数人因为好奇点进来看一眼就走了吧,现在的人啊..